雨楼

循此苦旅,以达天际

17岁的最后一天,才意识到,在这个世界上,就没有家了。

JUST FIGHTING

To be a better person.

So sad......


Why do I choose to trust even after being punched by fact over and over again?
Why can't I hite you even after all of that?

Maybe you are just an unnecessary existence in MY LIFE.

Unfortunately,I must have to face you.

May I?

(┯_┯)

是不是再长大一点,再强大一点就有权利拒绝我厌烦的生活

记豆丁

心一直被压着,那么沉闷,却又让人无处可逃。


很少自己写点东西了吧,总想着要为自己留下些什么。刚想写这段话时,想用第三人称,又不愿用“它”来称呼,不禁怅然,六天了,觉得自己很喜爱,何曾注意过是“他”还是“她”。


姑且用她来称呼吧,她那么可爱,小小的一只,我也不曾见过有什么雄性特征。


初见时,心里还是欣喜的,怀着一汪对萌物和幼小生命的憧憬和小心翼翼。身上倒是白白的,头上布着黄毛,背上也有几缕,尾巴细细的,金黄中夹着丝丝黑色,小小的一只,到不怎么喜动,小肉爪能把人的心都给化了,看见我倒也是不惊。顿时满怀柔情。


母上说她一股骚味,我却还是要去动动她,总会叫她的名字,想让她跟着我,即使明了她未曾听懂。


总是很喜欢她静静的趴在我的脚下,不声不响,我微微一动,她却总是能移两步挨着我。不想摸了她总要去洗手,便就渐渐的少动她了些。


今早起床母上说她不行了,心中忐忑。我去看时,她全身僵直,眼睛瞪得大大的,顿时心生着急,却又没动她,微微踢了盒子两脚,见她微动,却也未曾宽了心。


上课时心中便沉闷。


回家路上看见自家车,愿想是不是带她去了医院,还会好的。


待他们回家时,我不敢出屋,心中乱麻。

却又实在无处可逃,只好沉了心。看见前日安置她的阳台是关着的,又念是不是已经治好了,回来了。


可总归是妄想罢了。


我的错?


我不知道。


心中有愧?


我也不知道。


只知道心中沉闷,想逃离,却又在清楚的看着世界分崩离析,压的我无处可逃。


我又为何想要去逃避?


我更不知道。


不知道自己为什么要写这些,只知道心中难受,无以发泄。却又为何难受?


因为自己总是不会去珍惜眼前,即使听过无数遍把握当下。


因为总是失去了才惋惜,往事却又接踵而至。


因为自己的懦弱,不想去面对现实,总希望逃避。


因为不知用何弥补,心中歉然。


这固然不是用来惆怅的,我既不会学古人吟诗讴情,又不愿如此怨天尤人。



致豆丁。

致那个相处六天却只剩回忆可追的幼小生命。


刷王男!

【本来打算是给小伙伴寄的章片

   所以……然后呢?

   懒。


懒癌晚期的我的新年第一章,今年是洛甚年!